永不凋谢的“小花”

永不凋谢的“小花”
永不凋谢的“小花”(我心中的红色经典)  经典回放  《小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剧情片,由张铮执导,唐国强、陈冲、刘晓庆主演,于1979年上映。该片取材自前涉的小说《桐柏英雄》,讲述1930年,桐柏山区一户穷苦人家被迫卖掉了亲生女儿小花,之后又收养了红军留下的女婴,这个女婴也被取名小花。十几年后,在解放战争的硝烟中,失散的亲人们终于重逢,共同谱写了一曲壮烈的英雄之歌。影片曾获得第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女演员(陈冲)、最佳摄影(陈国梁、云文耀)和最佳音乐(王酩)等奖项。  我刚从桐柏山区归来,沿途行经邓州、新野、唐河、方城等地,并在主峰所在地桐柏县专程考察了一天一夜,期间瞻仰了中共中央中原局旧址、桐柏英雄纪念碑、淮源所在地太白顶等。这片土地上曾经进行过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融入了可歌可泣的牺牲精神。这里深深吸引着我,还有另一个原因——它是电影《小花》的故事发生地。
  这部电影取材于作家前涉197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桐柏英雄》,这部文学作品当年曾经产生过巨大反响。小时候,我看过很多遍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5年出版的《桐柏英雄》连环画,无论是从画摊租来的,还是从小伙伴那里借来的,每次我都聚精会神地翻看,其中的赵永生、赵小花、何翠姑、耿大奎等人物,在我小小的心灵里扎下了根,成为我的人生榜样,影响绵延至今。由于小县城相对闭塞,迟至上了中学,我才有机会看到197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的电影《小花》,赵家三兄妹的英雄形象更加鲜活起来。  其实影片中提到“桐柏”二字的次数并不多,仅有关键几处提及“大别山区”“唐河城”等桐柏山附近的地名,甚至这部电影也不是在桐柏山区拍摄的。但作为一个自幼生活在中原大地上的人,我依然禁不住为影片在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背景下展现的桐柏儿女的情与义、悲与欢而深深动情,尤其被倔强生长、摇曳生姿的“小花”深深折服。  影片伊始,正值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的关键时期,刘邓大军渡过黄河,挺进中原,主人公赵永生所在部队开辟了桐柏新区,由此牵连出一部颠沛流离的人物命运和淬火重生的英雄传奇。影片没有采取以往我国战争题材电影的宏大叙事模式,转而细致描摹此前较少关注的人性、人情之美,其中有兄妹情、战友情、同乡情等,还有淡淡的爱情。这些内容对今天的电影作品来说司空见惯,但在当时却是一种创新,带给观众莫大的惊喜、新奇和强烈的情感共鸣。  不仅影片的情节令人唏嘘,戏里戏外、台前幕后,影片的创作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令人称道。一是故事主线的改变得益于摄制组甚至电影界的齐心合力。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在国产战争片的固有模式之外尝试更新颖的角度这个建议,是摄影师云文耀向导演张铮提出的,张铮很认可,便以“战争与人的命运关系”为影片拍摄方案的核心,报请上级审批。虽然最初厂领导有些担忧,但得到了老导演谢铁骊和时任文化部副部长陈荒煤的大力支持,方案终获批准。陈荒煤等还提议增加了女游击队长何翠姑肩扛担架,跪行台阶上山等富有人情味的段落,为影片增添了神来之笔。二是演员们表现出可贵的敬业精神。比如扮演何翠姑的刘晓庆为了演好跪行上山那场戏,在住处和拍摄现场一遍遍地排练,后来那场戏令无数观众动情落泪。当时还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读书的陈冲,克服了重重阻力,才有了银幕上的这一个“小花”。为了更契合角色气质,赵永生的扮演者唐国强连续多日辛苦锻炼减重,终于创造了英姿风发的解放军英雄形象。三是影片运用了新颖的电影语言,表现出可贵的艺术追求。比如“意识流”镜头、时空转换方式和新现实主义手法等的采用,都令人耳目一新。起初,厂里只给了摄制组黑白胶片,后来云文耀想办法凑了一些不同国家、不同画幅的彩色胶片,有些还是过期的。最终这些“超常储备”为影片彩色黑白交替、以色彩转换时空并折射人物心理的做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完成后,内部试映反响不错,但大家对片名莫衷一是。张铮登门请教电影理论家、影评家钟惦棐,钟老提议片名改为《小花》,寓意“报晓中国电影春天的一朵‘小花’”。  几十年光阴易逝,但电影《小花》始终没有离开观众的视线,表现出穿越时空、历久弥新的魅力、活力和生命力。它的音乐也传唱不衰,脍炙人口。影片主题曲《妹妹找哥泪花流》和插曲《绒花》,历经多次翻版和重新演绎,时常萦绕在我们耳畔。两首歌曲的曲作者王酩为了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精品,不辞辛劳,跟随剧组一同体验生活;词作者凯传、刘国富、田农等也深入各地采风。我们可以通过《妹妹找哥泪花流》感受到兼容南方婉约与西部豪放、糅合传统诗词与民间歌谣神韵的美;通过《绒花》欣赏淮河流域山歌的音调和浓郁民族风。再加上两首歌的演唱者李谷一以“气声”唱法表达了丰富细腻的情感,歌声清澈忧伤又甜美,这两首歌征服了亿万中国人。《妹妹找哥泪花流》对应了影片中两个妹妹、一个哥哥的亲情寻找模式,表达了历经苦难仍不屈抗争的精神,如泣如诉,刚柔相济。《绒花》的意象取自桐柏山区随处可见、美丽优雅的“夜合欢”,这首歌在翠姑跪抬担架上山时响起,歌颂了这位可敬可亲可爱的姑娘柔弱的身躯蕴藏的坚强意志,她崇高的理想和坚定的信念散发出耀眼光芒。  今年适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河南省多部门联合下发了“100部电影进课堂”的通知,号召全省高校开展红色经典电影观摩活动。我积极参与,策划开展了“红色电影周”观影活动,邀请校内外教师与学生现场交流,重温了《永不消逝的电波》《红色娘子军》《小花》等片目,尤其是《小花》讲述的发生在河南大地、桐柏山区的英雄故事,让在场的一大批“00后”学子热血沸腾。在其后指导学生参与的“百部红色经典电影剪辑比赛”活动中,《小花》也是其中的经典影片之一,在反复的观摩、交流和剪辑中,师生们再次受到了红色经典电影的洗礼、教育。  我想,这就是红色经典电影的魅力吧。这朵“小花”,永不凋谢!  (作者为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宗俊伟 【编辑:田博群】